Londoneye

不慌,不忙,不找意义………

前一天在海子沟不知怎么那么累,还租了马的,结果第二天浑身都痛,连我 后来爬牛奶海都没那种感觉。当夜,下了一夜的雨,第二天是个阴天,那种一会儿下一阵细雨,一会儿出一阵太阳,大多时候阴沉湿润的天气。但是很舒服,溪流在耳畔欢腾,林间到处垂挂着落满露珠的像发丝一样的白色藓类植物,当然还有那栈道上的落叶,黄色的,棕红色的....  

看到有人在清扫落叶,心里着急,走上前去,说道:“干嘛要扫掉?有落叶的栈道才美!”“是的,但落叶会腐蚀栈道啊。”她说。可能是这样吧。还好,还好,高海拔的缘故,她的动作很慢,又是上坡的栈道,我很快走到她前面了,这里有充足的落叶给我随便拍。周围一个人都没有,只有蹦跳穿越的松鼠和婉转的鸟鸣。

长坪沟就似没有海子的九寨,景色自是无法和九寨比,但她的优势就在于人少,很多时候前后没有一个人影,因而现在想来长坪沟就那么默默地在静谧里湿润着。

 
评论
热度(9)

© Londoneye | Powered by LOFTER